硬件、内容投入8K VR内容4年:困境、机遇在哪?
2019-07-03 08:33

原标题:硬件、内容投入8K VR内容4年:困境、机遇在哪?

整理 | VR陀螺

在2019青岛国际VR影像周SIF沉浸影像展上,来自创维VR的总经理李文权、Funique的创办人郑卜元以及意景VR CEO崔竞飞就 “8K立体VR内容的产业化“为主题进行了探讨。

为什么做8K?

主持人,数字王国Jimmy Cheng:刚刚现场用户观众体验到6K和4K时都发出感叹,可以发现从6K到4K就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了。那为什么过去两三年大家还在做4K内容的时候,在场的大咖们就已经想要做8K,到底你们对8K的坚持是什么?

Funique创办人郑卜元:我们认为VR的起点是在2016年9月份看到的两眼各8K的立体VR时。因为它整个是360度的计算方式,是完全截然不同的,它需要把更多的细节呈现出来,这才有办法在现在的头显不够好的状态之下感受到是高频次的可以产业化的东西。所以这是2016年我们开始转入到两眼各8K的原因。

展开全文

意景VR CEO崔竞飞:我跟郑卜元的经历和出发点不一样,我们算是殊途同归。意景VR是2016年下半年才注册开始运行,之前的二十年我是在____。而这些的工作经验告诉我,对于传统行业来讲,我们需要一些新的业务体验。在当时4K、8K被炒得很热,虽然噱头大于落地,但是VR至少满足了当时大家的预期。VR所带来的现场感和整个服务体验都是特别好的一个点,所以我们投入了这个行业。

但是这里就有两个问题:1.从拍摄的角度是不是能够拍摄到我们满意的图像的质量;2.大家在看的时候是不是真能够传达一个真实的世界。根据我们的计算,如果是我们的单眼要达到最起码高清的级别,那么整幅至少达到8K×8K,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图像质量的角度认为8K,而不是4K。这可能跟大家很多人的认知都不一样,后面我们可以多聊一点。

创维VR的总经理李文权:创维VR在2013年进入这个行业,最早2013是手机盒子,2015年-2016年是VR一体机,在2017年,创维总部很关注VR这个方向,于是新成立了创维新世界这家公司来做VR产品。

在VR产品的前期,大家所反馈的主要问题点:1.屏幕不够清晰;2.佩戴不够舒服;3.高端些的VR产品价格比较昂贵。所以我们针对这几个主要的问题点,做了一些思考。清晰度方面,我们考虑到2.5K—3k屏幕配上4K的片源显示,实际上对于我们相对传统的片源来说,可能连270P都达不到,所以这个就严重限制了VR产业的发展。为了追求更高清的显示效果,我们在2016年下半年立项准备要做8K硬显的产品,在当时清晰度受限于屏幕端,所以当时在2017年最高只能推3K屏幕的显示,分辨率只能支持4K×4K的片源,所以要突破清晰度一定要做8K。

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曲折和困难,最后我们开发了真正能够支持8×4的VR产品,也推动了8K视频的拍摄,推动了8K视频的产业发展。那为什么做VR一体机而不是PC?此前我们跟英伟达咨询过,如果我们用一个普通的PC端产品来解决8K视频,那么售价最低得电脑配置得在5000元起,头显售价得在6000元-7000元。而这对于片源或者内容生产方来说,我们如果要求用PC或者通过转码形式来制造8K内容,那成本很高。

主持人:此前我跟郑卜元曾在戛纳电影节聊过,现在得内容多以4K为主,那8K的内容应该如何导出?郑卜元拿起头显跟我说现在的设备还没有办法支持8K的内容,所以得先写个程序将8K内容接出来,而近段时间,无论是创维还是惠普都开始支持8K,想问一下两位内容制作者,你们认为头显已经走上来了吗?是不是已经跟得上8K内容的品质了?

郑卜元:在2016年进入这个行业,我们就发现清晰度不足的问题所在。现在的头显基本都往上推到左右眼各2K的水平,已经有一个很显著的提升。但从我的角度来讲,因为我们知道头显的水准不够,所以我们都是用高品质的内容(解码)来补它的清晰度缺陷。随着创维的8K硬件的出现,所以用户完完整整可以以比较低的费用享受到我们的内容,这对我们而言,绝对是一个利好的话题。未来他们(硬件)一定会持续地往上更新(例如景深),所以未来8K立体VR的内容只会呈现得越来越好,而这种等级的产品才有可能在未来两三年持续的活在市场里面。

崔竞飞:创维开始做时,第一批就给我们试了,因为我们8K这边也在寻找出口。创维8K头显看起来很小,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1.分辨率的问题,下一阶段我们的内容可能奔着10×10去做,而现在市面基本可能连芯片的解决方案都找不到。未来可能做到15K,大家长期的挑战还存在。

2.晕眩,大家可能对VR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有人感觉片子会晕,有人看片子不晕,这跟体质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帧率,这是要考虑的第二个指标,但是这个指标的影响非常大,他会导致内容生产方的数据量可能会翻番,这是比较麻烦的问题。

3.色域,如果做对比的话,大家比较明显看到的每家头显屏幕的颜色差别很大,我们很多拍片子费了很大的力气找了光线,找了环境,做的那些色彩的细节,包括我们一些特殊场景的变化,然而这些,在硬件方面是支撑不了,这也是对我们片子的遏制。

4. 镜片,这可能是咱们平时不太注意的问题,你们看头显里面,你的眼睛之间那组镜片可能是整个系统里面最容易出问题的东西,那一块镜片别看它小,成本非常高。但目前大家可能没有特别的重视。

郑卜元:崔总许愿很多,李总有压力吗?

李文权:首先从芯片端来说的话,即使是现在的855和后面的865,高通、三星等等这一些芯片厂商其实他们现在能够做的都只是8×4的解码能力,或者更高的8×8,而更高的就很难了。此外所对应支持的屏幕,如果要做得更高清,真正达到单眼4K的屏幕分辨率可能还要等两年。即使假设屏幕做到单眼4K,但是从移动端来分析,即使我支持屏幕显示,但GPU这块现在还达不到。所以从未来两年来看主流应该是4K显示8K硬解码。镜片方面其实也是如此。而总览所有硬件配置,现阶段对VR限制最大的因素也是在镜片这一端,因为我们在观赏时,都会去关注里面的一些场景和画面,目前屏幕上面显示的东西都是用镜片放大6到8倍去观看的,所以镜片本身是很重要的点,而这个限制可能在1-2年都很难去解决。

VR这个产业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场马拉松,不是今年、明年我们就能达到顶点或者高潮,我们认为这个行业现在还是处在比较前期的初步阶段,包括我们集团对这块的定位和分析也是这么看的。有比较大的转折点可能得在2022年左右,在那个时间点可能能实现屏幕显示端单眼4K双眼8K,片源分辨率普遍支持8×8,而且售价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是一个更容易接受的情况。现在不管是哪一家做的头显的厂商,重量各方面还是比较大的,对光线也有较大的限制。在未来,我们的产品发展方向就是做得更轻薄一些,当然这也和光学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也会出现了其它的解决方案。总之我认为,移动端未来1-2年之内主流的最高清方式是4K显示8K的解码。

运营商大力推广4K、8K内容,实际落地情况如何?

主持人:以数字王国为例,我们从2015年就开始做VR,但现在我们就不再做任何的内容,在过去的三年间数字王国总共投入2000万美金,真正通过发行回来的可能只有40万美金左右,1960万美金的损失,所以我们现在不再做VR内容,转而在做的事情是帮助电信公司去找寻好的VR内容。在今年年初开始,就已经有不同的电信商在开始进入自建VR平台的构架架设。

而他们都是锁定在以手机用户端的方式来看VR内容,所以他们在要内容的时候会表示, “我知道你有8K,但是我只想用4K,因为手机只能看到4×2”,而对于8K的内容他们会表示感兴趣,“对于5G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演示,但是目前它还没有办法在手机的屏幕上显示。”刚刚好我们三位嘉宾他们都有在和国内的电信商做洽谈,所以我想请三位分别去分享一下,目前你们在跟电信商谈的时候是不是有帮助的?

崔竞飞:在回答问题之前,我得先多说两句,我们今天的主题叫8KVR内容的产业化,实际上我们所说的8K不是在标定一个技术指标,而实际是标定一个质量指标。首先节目观众要看着舒服,咱们才会谈到后面的技术问题,如果观众看得不舒服,其它一切都免谈,所以8K是一个OK的服务基准,首先它要够格做服务,这是其一。

其二,电信公司在说推5G时会表示,VR是最好的消耗业务。但这样产生一个新的问题,这时大家都没有去提的问题,这个产业链到底问题在什么地方。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所有头显厂商都说我们要有更多的用户去看,才能做更多的头盔。但是平台又会表示,我没有那么多钱,内容公司是不是可以先免费放一部分?而内容公司没有能力做下去的话,他们又会表示你们没有更多的内容。那么问题回到了,我们怎么做更多的内容资源,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包括我们跟中国电信,以及其他几家都在谈,能发现大家很多的矛盾是基于心态上,那么是不是大家有共担风险?这几天大家很多人都在谈各种案例,刚才我和郑卜元还在台下也在聊,我们是不是稍微做一个分割,有一些做订单服务等等,但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和我们之间又不太好比较。

郑卜元:我们跟国外的电信商谈的时候,Funique做的内容只关注在娱乐、教育和医疗三个领域。这是我们公司的强项,我们是一群说内容、说故事的人,因为我们有整合的能力,所以现在所有拍的东西基本都是由我们自己整合出来,包括后期,所以我们可以保证比较好的质量,我们是有一个严谨的过程。比如说我们公司的昆虫频道,这一块对于国外的电信商而言,他们就很愿意来投资这一块,因为他可以同时横跨泛娱乐以及教育的市场,它不是在单一的项目里面。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一定要用VR来拍?为什么要自找麻烦拍什么8K立体VR?按照国内的讲法应该是16K,这太麻烦了,成本也高。所以我们在做立项前会做一些调研,我们是用一个内容平台的思维来看待。也因为我们思考了这一点,所以我们自己研发了100倍放大,所谓100倍放大,一颗米那么小的昆虫我都拍得出来,让观众可以在VR里面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会从应用面来思考我们要产出什么样的内容。

李文权:从头显端来说,运营商肯定会选择自建平台。所以内容、生态是运营商需要考虑做的事情。作为头显厂商的我们就是提供更高性价比的头显。当然我们自己也在生产一些高质量的8K片源,因为大家都知道头显发展到后面也同样需要平台,要不然消费者买了这个头显回去,没有内容看这是很重要的点。所以我们终端厂商也在考虑怎么活下去,怎么到2022年或者2023年的时候活得比较好。我们现在的内容平台是在跟国内各大视频平台做软件合作,我们自己也是在制作一些高质量的8K片源,包括我们四川峨嵋山、乐山大佛、熊猫基地等等片源。8K的内容可能每个景区只是拍三到五分钟,质量方面可能有好有差,但是我们会尽量把质量做好,给大家展示更多的高质量8K内容,让更多的用户看到4K到8K的发展,所以我们计划在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制作更多的8K内容,因为8K确实是VR入门级的需求。

主持人:另外我想请教一下,在昨天的讨论里,创维提到现在市场已经完成了大概一两百条的片子,按量来说,您这边其实有了一定的优势,未来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推8K内容,促进国内或者整个亚太区8K立体VR的产业?比如说和Funique合作,怎么让他们更快地去接纳,推8K的内容?

崔竞飞:我们今天一直说论坛叫8K立体VR内容产业化,其实最核心的问题,VR到现在没有特别好地发展起来。市面上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大家数一数也就只有几条。就像在戛纳电影节,我们发现我们能两家公司可能是全球唯一几家量产8K的。当然这里,我不是说以量取胜,在今天中午还在问,电影节的人到底是看重质量还是数量?他们说我们电影节看重的就是艺术。然后我说那你们电影节会饿死吗?他们说我们电影节不在乎。

所以怎么去推这,其实也是特别尴尬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渠道越多,价格越高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但还是上个问题的那句话,怎么样共担这个风险?

郑卜元:市场上面一定会存在一些艺术品,但是Funique这家公司是一家完完全全走商业化的内容,我们要走能让大众接受的内容。所以我们会拍科普类,会去挑横跨泛娱乐和市场里面的题材,我们会从市场里面思考这个问题,唯有大家去从市场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大家才会看到这是VR的未来。

李文权:其实现在如果在移动端观看8K视频主要通过两个方面,1.通过云VR的形式,将8K视频放到云端,通过一些转码的方式。2.通过一些美国、深圳、北京的转码公司也可以支持8K视频的播放。但是转码过程当中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这对8K的内容传播和产业也是不利的。所以还是直接放到本地,通过硬解的方式去达到传输效果。

联系方式

电话:

传真:

邮箱:admin@admin.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